人民日报
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
安进:自主破局在于品牌向上
2017年03月03日 17:55 中国汽车报 朱志宇

  “从经营产品向经营品牌转变”,这是江淮汽车2017战略规划中极其平实却又重要的一句话。在这个年度战略规划里,江淮汽车为自己设立了规模效益的“小目标”——在去年65万辆的基础上突破70万辆;同时也设立了发展动能的“大目标”——以品质塑品牌、以服务创品牌,持续提升知名度、美誉度和影响力。这是因为,对“品牌向上”的渴求,早已渗入到江淮人的骨子里、落实在行动上。

全国人大代表、江淮汽车董事长安进

  在奔赴北京参加全国两会之前,全国人大代表、江淮汽车董事长安进在安徽合肥接受了《中国汽车报》专访,再次向记者诠释了他对于相关话题的深刻感悟。

  ■关键词:自主破局

  “破局不是指有多大的规模,而是指品牌向上。什么时候自主品牌能与合资品牌媲美了,也就是破局了。”

  2016年是自主品牌厚积薄发的一年。中国汽车自主品牌呈现良好发展势头,延续了2015年的增长态势,市场份额再次提升,并在乘用车领域销量首次破千万辆。对此安进表示,近年来自主车企通过不懈努力,取得了一定成绩,鼓舞人心。但“自主破局”之题说了又说、做了又做,市场占有率超过了40%,依旧不能算成功。“这是为什么?因为品牌力不行。破局不是指有多大的规模,而是指品牌向上。什么时候让客户意识到中国自主品牌可与世界知名品牌相媲美了,那才是破局。规模可以通过很多途径实现,但品牌向上才是中国汽车业下一步要解决的最重要问题。”他说。

  从“无中生有”、野蛮生长,到遭受挫折、调整提升,对于自主品牌所要经历的四个发展阶段,安进表示,前三个阶段都已经走完了,且最痛苦的时候也已经挺过去了。现在,自主车企逐步建立起了正向研发能力,也意识到了品质的重要性。之前行业都在讨论自主品牌能否活下去的问题,而今是在说能否活好的问题。满足于现状固然不行,接下来,就是要通过品质向上、技术向上,从而实现品牌向上。

  “应该以卖得贵、卖得多为荣,以把车卖到10万元以上为进步、为成功。从市场层面看,需求向上、品位向上已是趋势,如果自主品牌还停留在以价格便宜来吸引消费者的话,那就是本末倒置。此外,对于企业来说,不仅有客户的要求,更有法规的约束。比如说,未来2020年企业燃油限值5.0L如何达到?不掌握核心技术、核心部件,不仅成本降不下去,更难以可持续发展。”正因笃定于此,此前在江淮,安进竭力打消一些内部疑虑,强力支持推出瑞风A60。这是去年广州车展期间,江淮发布上市的一款大中型旗舰轿车,直冲自主品牌价格天花板。

  安进坦率地告诉记者:“我们自己也知道,这款车推广起来是有困难的。但即便它卖得不太好,我们也必须要做,因为它是江淮先进技术和高质量标准的载体。不愿突破,就永远不能进步。只有去尝试,才能积累经验;只要买了它的客户觉得不错,我们就不会失落,它的价值也就会一步步实现。”安进强调,作为企业,如果不努力去生产好的产品,它能活过今天,也没有未来。他同时希望,外界在看待自主品牌的尝试时,给予更多包容与理解,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。

  ■关键词:走出去

  “汽车强国应该以什么为标志?我认为有两个。一是车可以卖贵;二是至少20%能出口。”

  2016年,江淮的国际化业务“多点开花”,基于对重点市场、重点客户、重点产品、重点突破策略的坚持,出口量排名升至行业前五。

  在中哈总理的见证下,哈萨克斯坦CKD产品下线;阿尔及利亚KD工厂项目签约并顺利开工建设;伊朗项目达成第一阶段20%地产化率目标;越南合资工厂N721产品批量生产;轻卡在巴拉圭工厂组装下线……这些亮眼的成绩单,源于江淮对于“走出去”战略的重视与坚守。

  “长期以来,我们总在讨论汽车强国应该以什么为标志,我认为有两个。一是车可以卖贵,中国制造的车辆售价能达到世界汽车售价平均水平;二是出口业务繁盛,至少20%的汽车能出口。”安进认为,一个强势的汽车品牌,不仅要具备在本土抢占市场的能力,还要能在国际上、海外找市场,并占有一席之地。坚持发展、开发国际市场,必然要经历一番痛苦的过程,但是也会有收获。“国际市场的消费习惯与国内不同,往往更以车辆的质量和性能为准则。这就激励我们不断提升产品质量和服务水平。”

  在安进看来,企业坚持走出去,发展国际业务,首先要解决规模问题,但更重要的是,促进体系能力全方位的提升。通过多年努力,江淮的产品已经在南美市场站稳脚跟,拥有一定市场占有率及品牌影响力,同时,也在发力进军高端市场,如澳大利亚、新西兰等。

  2016年,江淮汽车的出口量占销量比重为8.2%,2017年这个数字预期将达10%。但这在安进眼里并不够,他的期待是20%。他说:“必须坚定不移地走出去。敢于到大海中游泳,泳技才能提升。”

  ■关键词:开放合作

  “无论是合资还是合作,江淮都是存在的、发挥作用的,而不是靠着别人,分钱。”

  近一两年,江淮在汽车圈内是一个特别有故事、有看点的企业。有两件事总让其津津乐道:一是2016年4月,江淮汽车与蔚来汽车签订战略合作协议;二是2016年9月,江淮汽车与大众汽车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签署合资合作谅解备忘录。

  提及前者,很多人将之解读为“代工模式”的尝试。此次在接受《中国汽车报》记者采访时,安进表达了他对“代工”一说的反对意见。“在这个合作中,江淮不是简单代工,而是与对方共同设计制造,最终向市场提供有竞争力的产品。这是制造业与互联网相互融合的案例。双方各自发挥各自优势,是‘互联网+’最好的实践。”

  至于大众汽车主动“联姻”之举,则是对江淮多年潜心推进技术创新的肯定。安进强调,两家企业对未来电动汽车将成为升级换代趋势达成了共识。大众在品牌、技术方面的优势以及江淮在中国市场积累的新能源汽车推广、运营经验形成了互补,合作有利于各自利益。但不管怎样,一个是合资,一个是合作,无论是哪一种,江淮都是存在的、发挥作用的,而不是靠着别人,分钱。“我们希望把电动汽车产业做大,因此我们是持开放合作的态度,希望合作者越多越好。”

  ■关键词:新能源汽车

  “新能源汽车产业欣欣向荣,却也遇到了困难和挑战。”

  统计显示,截至2016年底,江淮汽车累计销售各类新能源汽车4.7万辆。其中,纯电动轿车累计销售3.6万辆,累计运行里程突破6亿公里(单车最高行驶里程20万公里)。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突出业绩,无疑为江淮汽车增添了不少“荣光”。

  然而,谈及新能源汽车,安进的言语中却更多是审慎与期冀:“现在新能源汽车产业欣欣向荣,却也遇到了困难。国家补贴在退坡,地方补贴能力不足,技术标准要求越来越严,技术配套设施还不是那么完善,种种因素给这个领域增添了更多挑战。”他认为,新能源汽车若想得到更多消费者发自心底的认同,还需要多方努力。一是企业自身努力,在产品上下功夫,对技术加大投入,竭力解决电池问题、能量管理问题等。二是全产业链的努力,各个环节需要进一步降低成本、提升效率。三是政府完善管理,可以在加大对燃油车约束的同时,出台一些鼓励新能源汽车使用的措施,而并非单一依靠补贴驱动。“第一步要做到不要地方补贴;第二步做到不要国家补贴。事实上,碳积分交易就是一个不错的办法,希望有关部门尽快讨论完善、出台实施。”

  对于诸多新造车企业发力新能源汽车的现象,安进的观点是:“一,有志者事竟成。二,任何任何事物都有其内在发展规律。有勇气、热情和充足的资源但不把握其规律,也干不成。”

    编辑:陈伟

责任编辑:张鹏
版权声明: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《中国汽车报》网”或“汽车网”的文字、图片和视频作品,版权均属汽车网-《中国汽车报》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《中国汽车报》网”
《中国汽车报》创刊30周年
友情链接